中国最大催收公司将赴美IPO 未来路在何方?

  • 日期:11-12
  • 点击:(1526)


原标题:中国最大的收藏公司将赴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未来在哪里?

起飞的动力,还是最后的荣耀?P2P雷雨过后,收集机构无法相处。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伴随着P2P雷暴,还有一个传统的行业收藏 这也是令人担忧的。整个收藏行业的日子越来越糟,尤其是在现金贷款方面。以湖南为例,收藏公司被贴上了反犯罪和反邪恶的标签。收藏业被列为“反犯罪、反邪恶”的重点产业。不久前,湖南刚刚宣布该省所有在线贷款业务退休。

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湖南迎来了第一家在国内上市的收藏公司。 近日,湖南永雄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永雄”)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筹资逾2亿元,引起业内极大关注。

如果上市成功,湖南永雄将成为中国首家登陆美国股市的收藏公司。

稳坐收债榜首

湖南永雄,总部设在长沙,原名湖南宇邦律师事务所,专门从事收债法律服务 2014年,律师事务所转变为收款机构,目前是中国最大的消费债务重组集团。

在招股说明书中,湖南永雄将自己定义为一家托收服务提供商,提供全国范围的消费者债务托收服务。合作客户主要是商业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据说它为十大商业银行中的七家提供服务。

根据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就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应收账款总额、2019年上半年聘用的收款人数量和佣金总额而言,湖南永雄是中国最大的应收账款催收信用卡拖欠服务提供商

根据艾瑞咨询公司的声明,在信用卡收款领域排名前五的机构中,湖南永雄,无论其应收账款计划如何,员工数量仍是第二、三名的两倍,并在全国29个城市设有运营中心,配备了专职“收款专家” 其中有1109名“资深托收专家”,他们有多年的经验,有资格与债务人直接谈判。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数据一旦公布,总会有一点哥哥查弟弟的感觉,也就是说,湖南永雄在收集江湖上稳坐高位

数据显示湖南永雄是一家家族企业。董事长谭曼和妻子周小芳分别持有湖南永雄82%和3%的股份。

谭曼是湖南永雄的创始人和董事长。他是法学博士,2005年在长沙创办了湖南宇邦律师事务所(后更名为湖南永雄律师事务所)。他主要从事讨债法律服务,从事讨债行业近15年。

也就是说,谭曼已经从事收藏行业将近15年了。

此时要求列名也可能与另外两名成员有关。从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出,有两名证券从业人员在公司中担任重要职务,可能正在协助规划上市事宜。

首先,张化桥,瑞银中国区前副总经理,拥有30多年的企业融资经验和丰富的投资银行经验。他在金融界也很出名。他与湖南永雄签署了一份“赌博协议”。如果湖南永雄的首次公开募股成功,他将把股份授予张化桥,为期两年。

另一位是海通证券前董事长王开国,现任上海氯碱化工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 目前,他们分别担任副主席和主任。

当然,资本市场的登陆是湖南永雄的心血来潮。

湖南永雄一直很想进入资本市场。早在2015年,湖南永雄就想登上新的三板,但最终毫无进展。2018年10月,湖南永雄转向美国,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相关上市申请文件。一年后,招股说明书正式向公众披露。

财务状况令人担忧

收藏业在公众印象中,除了与黑恶势力有联系外,最直接的就是牟取暴利

但是,这个行业真的像想象的那样吗?

根据招股说明书,湖南永雄的佣金率确实很高。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佣金率分别为44.3%、39.8%和35.3%。

收入方面,公司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分别为5.95亿元、7.58亿元和5.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24亿元和3233亿元,其中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31.8%

关于2019年上半年利润下滑,湖南永雄解释称,这是由于上半年关闭了约20家新成立的地区办事处,以及第二季度一次性全面合规审查的影响,对业绩和利润率造成了巨大打击,但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大部分经营指标恢复正常水平。

根据官方解释,湖南永雄上半年净利润大幅下降,但大部分已经恢复。

但是真的这么容易吗?

截至2017年6月底、2018年6月底和2019年6月底,湖南永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分别为1.37亿元、6367万元和3757万元。 同期,公司现金余额分别为4483万元、6181万元和9346万元。

同时,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2019年9月30日,湖南永雄的逾期贷款总额为446亿元。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湖南永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4.36亿元、20.54亿元和15.56亿元。

通过这一系列指标的比较,我们可以发现湖南永雄的现金流已经下降,这意味着它面临着一些明显的问题:条战线正在收缩,规避风险。这也表明,公司面临的绩效问题实际上更多地与行业的整体环境相关。虽然监察部的检查产生了影响,但非常有限。

从商业角度来看,湖南永雄的业务主要是向商业银行收钱,其次是网上消费金融公司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分别向商业银行提供了总收入的96.6%、80.5%和72.3%用于收取信用卡欠款,而在线消费金融公司分别提供了总收入的3.1%、19.5%和27.7%用于收取信用卡欠款。

近年来,随着各大银行发行的信用卡数量的增加和门槛的降低,信用卡逾期账户也逐渐增多,坏账明显增加,增加了许多收款难度。作为下游相关企业,托收行业一方面更加依赖大客户,另一方面其议价能力也在下降。这可以从湖南永雄近年来佣金率的不断下降中看出。

头上悬着一把剑

净利润下降、佣金率下降和特殊行业都是湖南永雄面临的问题。

然而,真正的问题仍然不在于此,而在于监管

这几乎是金融相关行业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自从P2P行业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雷雨天气,各种收集平台继续使用一些不规则的方法来收集资金以来,已经发生了许多“谋杀”。因此,自2019年以来,该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监管。

据报道,央行和中国保监会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调查大数据使用和收集的界限,这将涉及外包收集公司的管理。托收业务的合规性已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既然湖南永雄处于最高位置,他自然会回避。然而,合规性对公司有多大影响?如果新规定出台,它们将如何影响公司的业绩?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湖南永雄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暴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一次性全面合规审查。就在这段时间里,该公司的业务基本暂停。这和我小时候在学校的时候很相似,当时领导们来学校视察,临时组织班级打扫卫生。因此,公司正常的收款行为是否合规值得思考。

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自成立以来,已发生三起事件,导致部分客户因部分债务人投诉而暂停公司在部分地区的收款服务。 例如,该公司的一个主要客户于2018年6月暂停了其在安徽省的收款服务,原因是湖南永雄员工涉嫌不当行为。

在相关平台上,有37个与湖南永雄相关的投诉帖子,分辨率为32,分辨率为86.49% 其中,“侮辱集合”、“暴力集合”和“骚扰威胁”等词屡见不鲜。

招股说明书还补充道:“鉴于中国托收服务提供商的增加,托收业务面临的纠纷,债务人行为的不可预测性,以及经营方式不规范的小公司的不断出现,托收行业可能会受到更严格和不可预测的审查,这可能会导致监管限制、政府调查、行政罚款等风险 "

总体而言,尽管湖南永雄有意避免冲突,但由于收藏行业本身缺乏监管,该公司的业务在某些领域仍面临监管风险。一旦存在严格的监管风险,对公司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此外,托收行业被视为中间人,一方是债权人,另一方是借款人。在他们之间进行调解极其困难。 因此,除了加强治安外,收藏行业也受到甲方、经营者、老莱等各方的压力。

目前,业内80%的共同基金募集公司已经退出,50%的募集公司已经离开行业寻求转型。

然而,这还不是收藏行业最黑暗的时刻。

最近,有监管报告称,未经许可的机构被禁止抓取地址簿、收集和拨打地址簿等。进一步打击非法访问用户隐私等问题。对于一个收藏公司来说,这意味着未来的收藏方式将大大减少,收藏的成功率将受到很大影响。

结论

收款公司的业务来源是收回逾期账户。这部分市场确实在快速增长。 从2013年的4686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2.03万亿元,预计到2022年逾期消费贷款余额将达到3.84万亿元。

逾期时间越长,回收率越低,进入壁垒越高,回报率越高。

高回报率也意味着高风险,在一个行业的未来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走向之前,湖南永雄这个时候赴美上市,到底是起飞的助力,还是最后的辉煌?

(责任编辑:DF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