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设6个自贸试验区?扩容背后有哪些深意

  • 日期:09-11
  • 点击:(1583)


在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近六年的运作之际,国务院发布了《中国(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以下统称为《总体方案》)。因此,经过前一阶段的四个阶段的勘探,规划和建设,新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形成了“1 + 3 + 7 + 1 + 6”的新布局。

商务部副部长,国际贸易谈判代表王富文在国务院政策简报中表示,《总体方案》是基于中央对各贸易试验区的战略定位和地方特色。政府,突出体制创新为核心,扩大开放。将高质量的开发,服务和整合纳入四大国家战略。

目前,面对世界经济整体发展的诸多风险和不确定因素,中国致力于通过深化改革,激发高质量发展内生动力的关键节点。《总体方案》的引入有什么意义?该政策的亮点是什么?未来将如何根据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帮助实现更高水平的开放性? People's Network Finance采访了一些专家和学者来解释《总体方案》的深刻含义。

时代背景

加快经济和贸易规则的重组,体现中国开放的决心

自2013年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开始以来,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逐步完善,形成了改革开放的东,西,南,北三国创新模式,促进了投资贸易自由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政府职能。转型领域等领域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取得了显着成效。

今年6月,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所发布的《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报告》显示,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各项测试工作得到了很好的实施。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1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海南保税区除外)新设立了61万个新企业,其中包括34,000个外资企业。

商务部工业研究所所长崔伟杰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从国际国内形势和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来看,新一批自由贸易试验区是主要基于以下背景:

首先,外部环境变得更加复杂。过去100年来,全球经济发生了重大变化。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已经上升。全球化遇到了一些曲折。建立自由贸易试验区,突出中国的开放程度更高。支持建设开放的世界经济的坚定决心为经济全球化注入了新的动力。

其次,2019年是中国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第一个100年目标的关键一年。需要建立一批新的自由贸易试验区,通过深化改革和更高水平的开放,进一步促进高质量的发展。促进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

第三,自六年来试点自由贸易区建立以来,在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金融服务业,实体经济和政府职能等方面取得了显着成绩。通过建立自由贸易试验区,有必要进行更广泛的改革和创新。实践和探索,形成可以复制和推广的更多创新体验,并有助于形成新的开放新模式。

在接受万博新经济研究所院长人民网的采访时,他认为,目前美国已引发经贸摩擦,给世界经济带来更多不确定性。此时,建立了六个新的自由贸易区,体现了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决心。在上海自由贸易区和海南自由贸易区的试点经验的前提下,进一步扩大开放度是一项战略举措。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所副院长,研究员张伟认为,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变增长势头的过程中。这要求中国积极培育新的发展动力。建立六个新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有利于进一步形成差异化的试点经验,实现更多的制度创新,引领中国经济以创新实现高质量的发展。

政策要点

基于差异化和“新的和深刻的”

在整个文本《总体方案》中,新建立的六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充分考虑了党中央和国务院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定位和要求,积极开展差异化探索,更好地为国家战略服务。

崔伟杰认为,如何将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制度创新与当地经济发展相结合,一直是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新一批自由贸易试验区为服务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制度和政策设计。

“例如,山东,江苏,广西等自由贸易试验区专门为创新驱动的发展制定了政策和制度;河北等自由贸易试验区专门为高端高新技术产业的开放和发展制定了政策和制度;区域有针对性的环境保护建设政策和制度设计,如知识产权保护,高度关注高质量的发展,崔伟杰说。

他还说《总体方案》强调了不同的试点任务,尤其是边境地区的突破。新一批自由贸易试验区在广西,黑龙江,云南等边境地区新增三个省,促进了“1 + 3 + 7 + 1 + 6”新格局的形成,沿线沿线全面覆盖长江。

张伟认为,《总体方案》反映了“新,深,广”的政策亮点:

首先,政策和制度是“新的”。各自的贸易试验区都围绕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领域进行试点,积极探索新的发展方式,服务于新的国家战略。

其次,政策和制度是“深层次的”。在每项任务中,我们深化改革开放,突破发展政策和制度障碍,进行风险测试和压力测试。

三是政策和制度“宽”。自由贸易试验区立足边境和沿海优势,加强与东北亚、东南亚等相关国家的经贸合作,提升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合作水平,扩大“朋友圈”“关于经贸合作。

力的方向

制定国际先进规则,创造一流的商业环境

如今,自贸区在为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探索新路子、积累新经验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今年上半年,自贸区已建立12个自学考试区。全区吸引外资近700亿元,约占全国的14%。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20%以上,比全国7%的增速高出近13个百分点。

下一步,新设立的六个自贸区如何发挥比较优势,融入对外开放大局,更好地形成对外开放新高地,是必须考虑的问题。

滕泰指出,在当前国际环境和经济形势下,新设立的自由贸易试验区首先要营造国际合法的营商环境,制定具体措施和量化指标。同时,要遵循各自产业优势和产业升级的战略定位。

“比如,从山东地区来看,与青岛、济南相比,有不同的产业定位。产业升级战略应在前期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形成独特的产业优势。同时,要制定投融资制度。推动与市场化等因素相关的改革措施,”滕泰说。

崔伟杰建议,要更好地实现国家对各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必须继续把重点放在制度创新这一核心任务上,重点放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着眼营商环境,推进重点领域制度创新。围绕商务、投资管理、贸易便利化、金融开放创新、事后监管等重点领域,加快推进制度开放,努力形成一批重大制度创新。

二是推进重点行业开放产业的管理创新。要进一步服务于产业发展,要系统整理教育,文化,旅游,金融等重点行业的管理制度,法规和规章制度,及时完善行业管理体制,更好地促进经济的高速发展。了解新形势和新要求。

第三,应推进国际标准,促进高标准经贸规则的形成。在制定国际先进规则的基准时,我们应该更积极地参与制定全球经济贸易规则和建立全球治理体系。我们应该着重制定甚至引领国际经贸合作的新规则,特别是在电子商务,跨境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领域,这是我们的基本和优势领域。

“我们不仅要规范先进的国际规则,还要积极参与制定具有实际优势的这些领域的国际经贸规则。”崔伟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