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温州知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一篇篇激荡人心的“治国散文”

时间:2019-04-25 18:19 点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智本社((ID:zhibenshe0-1)1795年2月中旬,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告别了令他心力交瘁的政治舞台,带着家人前往纽约奥尔巴尼,期望过上安宁的

1795年2月中旬,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告别了令他心力交瘁的政治舞台,带着家人前往纽约奥尔巴尼,期望过上安宁的日子。

不过,纽约商会还是打扰了他的清净。他们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宴会,迎接这位城市“英雄”的到来。纽约的贵族、富商以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场向汉密尔顿表达了祝福。

席间,汉密尔顿接受了9次集体敬酒,而先前华盛顿和亚当斯每人才得到3次。在祝酒词中,汉密尔顿依然激情澎湃地说道:“纽约的生意人们,愿你们永远享有船长的荣誉、领航员的技能和港口的财富。”

此时,纽约正在替代费城和波士顿,成为北美的主要港口和金融中心,汉密尔顿被尊为这座城市的繁荣守护神。

此后,200多年间,汉密尔顿的个人声誉及历史地位,都与纽约金融城的兴衰更替捆绑在一起。今日,道琼斯指数与“汉密尔顿”谷歌指数都存在某种神秘的相关性。

这位开国者在其短暂的政治生命中,开创了富有争议的百年基业——国债、央行、美元、税收、证券以及制造业环环相扣的国家信用体系。

切尔诺夫说:“如果说杰斐逊提供了美国政治论文的必要华丽诗篇,那么汉密尔顿就撰写了美国的治国散文。”

然而,汉密尔顿当年伏案书写的一篇篇精彩的“治国散文”,经美国历代执政者的演绎后,依然暗流般地渗透到今日世界之债务幽灵、美元制霸、全球失衡、金融海啸、美股与中房泡沫中。

1.欢聚处女巷

1789年9月13日,星期天,34岁的汉密尔顿走进了联邦财政部位于百老汇街的新办公室。这是他作为合众国第一任财长到任的第一天,办公室空荡荡的,就像这个刚刚诞生的国家,一无所有、百废待兴。

不过,干劲十足的汉密尔顿迅速令人添置了一张精致的桃花心木办公桌,纺锤形的桌脚上雕刻着女像。此后,汉密尔顿就在这个办公桌上大显身手,展现出超越时代的远见及过人的才华——以惊人的效率密集地完成了大量财政金融法案。他亲自设计和撰写了所有文件,构建了一整套完整的、令人痴狂的金融财政体系。

作为“美国资本主义之父”,汉密尔顿为美国200多年昌隆铸造了深厚的基石。时至今日,汉密尔顿几乎每一段笔触的精彩与拙劣,都在今天的美元主导的金融资本主义体系下扩张到了极限。不得不说,今天的美国乃至全球依然活在汉密尔顿的笔锋之下。

就在到任的前一天,汉密尔顿去纽约银行为联邦政府借来了5万美元的贷款。没过两天,他又急忙忙地向费城的北美银行发出5万美元的借款请求。

这两笔借款,几乎是汉密尔顿整个政治生涯的经典注脚,也是美国200多年来金融烟雨梦话的真实注脚。

独立战争期间,身为华盛顿副官的汉密尔顿写下了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如果政府对自己的力量有信心,那这就是激发其他人产生同样信心的最可靠途径。”只是,时过境迁,合众国刚刚诞生却债务如山,此时的信心完全寄托在脆弱的国家公共信用之上。

上任仅10天,汉密尔顿被众议院要求准备一份关于公共信用的报告,期限为110天。内容包括合众国的财务状况,如何解决独立战争时期遗留下来的巨大的战争债务。

这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当时整个合众国未偿还债务规模高达7900万美元之巨,其中联邦政府负责的债务为5400万美元,各州债务为2500万美元。正如当年“渴望一场战争来改变命运”一样,汉密尔顿愈战愈勇、遇强则强,将任务收入囊中,并大踏步地迈向华盛顿政府的核心层。

面对债台高筑,汉密尔顿首先想到的是征税,通过税收来添补亏空。但是,当时联邦征税权极为有限,不少税种已下放到各州。汉密尔顿立即想到关税,他上任第二天,就向所有海关征税员下发通知,要求上报每个州累计关税的准确数字。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关税数额如此之低。

接下来,他疯狂地投入工作,经常陷入忘我地沉思,以至于纽约街头调侃他:“任何人想要当上财长,得学会在街头深思遐想”。

行动向来神速的汉密尔顿,很快就将财政部扩充为联邦政府最大的部门,人数达39人,此时的国务院只有5人。同时,汉密尔顿招来了一个他在国王学院认识的好友威廉·杜尔担任财长助理。杜尔机智过人、优雅聪慧,曾经为大陆军供应军需物资,参加过草拟纽约州宪法的会议。

但是,他却是一个十足的投机分子。就在汉密尔顿上任一周后,一名阿姆斯特丹的投机商就收到了一份关于财政部长融资计划的机密信息,这份资料注明消息来源:“与财政部长助理杜尔的户外交谈”。

此后,汉密尔顿一生的污名几乎都与杜尔分不开。一位名叫威廉·麦克莱的议员在其日记中这样写道:“一切混乱都溯源于财政部,罪魁祸首就是杜尔。”

所以,汉密尔顿领导的财政部最开始就陷入了混乱与腐败传闻之中,尽管汉密尔顿很早就立下规矩:在职人员不得参与政府证券交易——这为此后美国公务员行为准则确立了关键性的标准。

接下来,他进入孤寂而紧迫的工作状态,潜心研究如何解决巨额公共债务。严谨的汉密尔顿开始形成一种极具挑战性的议案模式,所有的报告、计划与提案,汉密尔顿都力求理论充分、法理支撑、证据明确、案例典型、逻辑清晰以及浅显易懂。

早在战争期间,汉密尔顿就非常崇拜法国财长雅克·尼克的债务主张,即通过政府举债增强军事实力。汉密尔顿从孟德斯鸠的话(一旦公共信用破裂,就不可能只涉及局部,而是会殃及全局)中,确认了公共信用的重要性。

他还翻出了他在战争时期经常带在身上的马拉基·波斯尔思韦特的经典著作《贸易与商业通用词典》。汉密尔顿从中找到了支持——“政府信贷的本质,是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钱借给国家,除非他们拥有购买和出售其公共债券的权利,以应不时之需。”汉密尔顿深入研读了古典主义先驱大卫·休谟的《政治论》,休谟在书中提到,公共债务能够激发企业活力。

在具体案例及体系建设方面,汉密尔顿从他推崇的英国模式——英格兰银行(央行)中到了蓝本。英国颁布法律对酒类征收消费税,然后以税收收入作为抵押,发行公共债券进行融资。

以税收发债,以债券扩张公共财政,从而建立国家信用,成为了汉密尔顿构建金融财政体系的核心思想。

18世纪,英国利用强大的公共信用大量扩充公共债务,外国投资者将英国国债视为最佳投资品;债务融资帮助英国建立了强大的皇家海军,并支持其在全球范围内发动殖民战争。汉密尔顿认为,依托公共信用发行政府债券,是一个最稳定的抵押品,可以帮助私人融资刺激经济增长。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