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温州知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故事会 >

【专题报道】“南迁十年”故事会

时间:2019-04-26 04:53 点击:
“南迁十年”故事会——叶秋江 整理铁路局南迁十年后的今天,局机关工会搭建平台,组织“南迁十年故事会”,响应者芸芸。平凡事,也是铁路好故事,值得共享

“南迁十年”故事会——

叶秋江 整理

铁路局南迁十年后的今天,局机关工会搭建平台,组织“南迁十年故事会”,响应者芸芸。平凡事,也是铁路好故事,值得共享!

【打鸡血】(讲述者:马世定) 2007年11月16日,我在桂林客车整备所的存车线上一次次登上梯子,将车辆标识“柳局”字样一一隐去,然后调整角度,用喷漆喷上崭新的“宁局”二字。一个新时代从此开篇!

这之前,我是一个轻度狂热的文学青年,“码字”是我工作之余的唯一爱好。当天晚上,我满怀激情写下一篇通讯寄往铁道报社。不曾想,《南宁铁道报》更名首刊,在《社论》旁边,我那篇《从“宁”开始》如夜之明灯,刹那照亮了我的人生。

南迁十年,是铁路局发展最快、变化最大的十年,也是我个人进步最快、收获最多的十年。从北向南,我一路拼搏和追随。还记得,在桂林的细雨中,我接到南下报到的命令,三个月没回过一次家,其间因三天三夜赶写材料,累得倒下。特别是在局办助勤的那段时间,那么近距离地感受铁路局的变化发展,我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已,不眠不休几近常态。

【父亲大怒】(讲述者:汤协定)在铁路局机关南迁后的日子里,给我最深感动的是老柳铁人。在每天上班的路上,我看到一个个熟悉的身影牵着孙儿去上学,日复一日风雨无阻。在喧闹的菜市里,又是他们拖着小拖车采购。在干保科的病榻前,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别告诉儿女,干铁路的一分神就会出大事。有一位老人的女儿,来到我的办公室,还未开口眼泪就哗哗地流。她告诉我,铁路局机关南迁时,领导考虑到她的父亲已近90岁,打算让她留在柳州工作。本以为父亲会开心,不料父亲一听当即大怒:“国家花了这么多钱让你上大学,铁路局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你留在柳州,你的专业就废了。”

【报喜不报忧】(讲述者:陈慧) 十年前,1000多人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南迁的征程。我们的孩子桐桐是在南迁两年后出生的。有了孩子后,我们不再每个周末都回柳州了,对家人的问候和关心多以电话为主,电话那头父母总是关切地询问一切是否安好,而我们也渐渐习惯了报喜不报忧。2011年前后,我接到母亲重病紧急住院的通知,赶到医院才得知她已经不止一次住院,而电话里她从不提及,为的是让我们安心工作生活,不要为了她而舟车劳顿。她和外婆一样,说走就走了,这让我悲痛欲绝,措手不及。在南迁的这几年里,我连续失去两位至亲,没能好好尽孝是我人生的一大遗憾,但我们从未后悔选择离开。虽遇艰难困苦,从未犹豫退缩。

【口头禅】(讲述者:陈瑜) 我原来的口头禅是,“我搬到了南宁,搬到了大‘尘市’哟!”毫不夸张地说,刚搬到宁铁馨苑时,那是“漫天沙尘舞飞扬,不见嫦娥弄霓裳”,家里桌面两天不擦,手一抹过去,就是厚厚一层的黄沙呀!等着、盼着,终于,周围的黄土高坡挖平了,高楼建起来了,小区的绿化越来越好了,鸟语花香、绿树成荫,“头顶一片蓝天,脚踏一方净土,坐拥一座绿城”。十年的时间,让我们渐渐融入南宁,爱上南宁, 因为家在这;爱上这座城市,因为我们深爱并为之奋斗的宁局在这!

【双城生活】(讲述者:周海军) 2011年初,在柳州独自一人居住的岳母娘患脑溢血住院后,渐渐半身不遂致瘫,并因脑神经受损严重而无法控制情绪,她从白天到晚上不吃饭,爱骂人,难入睡。因为难以照顾,保姆换了近二十个,即便加工资也留不住。同样独身一人的母亲也右眼失明,行动不便,照顾家庭的压力突然增大。我的工作生活不再是固定模式,除了周末通勤以外,有时家中老人突发急事需要照顾,看看手上的工作忙完了,就临时乘坐傍晚的高铁回家一趟,第二天早上再乘坐6点半的第一趟高铁赶回南宁。这样比较辛苦,但是为人子女就要孝敬老人,做到忠孝两全。如今岳母娘病情好转,原因之一,是高铁通勤开启了双城生活新模式,让距离不再是阻隔爱与亲情的障碍。

【菜园子】(讲述者:刘浩民) 难忘母亲曾经在宁铁馨苑后的荒坡上开辟的菜园子。记得有一日,小区里的几位年轻妈妈带着一群小朋友到地里玩耍、拍照、烧烤,喜悦了一群人……

2013年夏天,南宁东站的进站层显露雏形;2014年冬天,“南宁东站”4个大字亮闪闪地挂起,南北广场的绿地开始亮化,建设渐渐接近尾声;2015年夏天,小区后面的道路开工修建。菜园子的使命即将完成,母亲显得有些恋恋不舍,因为她和菜园子共同见证了南宁东站的成长,见证了南迁人的乐观与勤奋。

【宁铁110】(讲述者:曹润沛) 我们利用柳州铁路办事处24小时值班平台,设立柳州服务应急专线电话:26580。后来机关的一些同志为便于大家记忆,把这个号码用谐音称之为“哈罗!我帮您”。这个应急服务热线确实帮助解决了许多留守家属的急难求助,被广大南迁干部职工家属称之为柳州铁路地区的“110”。记得一次机关某处一位同志正在午餐,柳州家人忽然来电话说水龙头不慎拧断了,水流不止,当时她也查不到水电工区的报修电话,情急之下想起了“26580”。结果一个电话搞定,不出一个小时反馈电话告知家里水龙头已更换。

【见证者】(讲述者:吴茜)2017年,我的儿子读到高一,我们南迁已整十年。回首往事,我感到只要乐观面对,困难和迷茫都会远去,生命反而因诸多的考验而丰饶。十年间,儿子从小学一年级的孩子长成了1.77米的小伙子,而南宁局已从一个没有动车的偏远小局变成了高铁大局。而我们,注定要永远铭记这个生命里最重要、最难忘、最艰苦也是最欢乐的十年!我们与宁局紧紧联系在一起,因为我们见证了宁局的发展。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